小孩

微博ID:正易使者
一个兴趣使然的无趣梦女
才怪,我很有趣
应该吧

一起一起,这里那里16-18

日常向段子

千我短打

⚠️ooc警告‼️

看得开心即可


  16


  跟老易拍拖的第二年,我就被打包去他家过年了。


  自从我跟我妈说要上他家过年,我妈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,说来说去就重复那几句。


  “去人家家里礼貌点,记得叫人。”


  “别犯懒,勤快点,要帮忙的。”


  “准备点礼物,我问问你外婆看看要买些什么。”


  ……


  “我晓得嘞,侬说噶多遍数我背都好背出嘞,勿告哦。”


  “我怕侬丢我面子。”


  “不要噶紧张好伐。”


  话虽如此,安慰好了亲妈后我现在感觉自己不大行了。


  “我感觉我人麻了。”


  看着路口红灯倒计时的数字减少,我的心脏跳得就愈加剧烈。


  车内开着空调,围巾被紧紧攥在微微出汗的手里。


  平时坐副驾驶上嘴巴叽叽喳喳聊个不停,现在说句话都支支吾吾的,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我是真的紧张得不得了。


  “转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
  驾驶座上的男人一手扶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伸向我,将我的脑袋掰过来看向他:“瞧瞧,这小姑娘可真zun,哥今天必须把你拐回家。”


  “你现在就是违心地把我夸成天仙我都平静不下来。”


  现在的我整张脸除了嘴能动都不敢做任何表情。


  “啧,天仙倒不至于,但夸你的话句句真情实感一点儿也不违心好吧。”他用手捏了捏我的脸,好像也没那么紧张了,“别怕昂,有你男人在呢。”


  “那大哥你得罩着小弟我啊。”


  “必须滴~”


  过了这个红绿灯,很快就到他家了。我们带的东西不算多,他本是不想让我提的,但我觉得与其两手空空到时候紧张得给他家人比划一个盲人摸象,不如手里提点东西乖乖站他身边来得好一些。


  我跟在他身后越走越慢,举步维艰是怎样的我怕是表演得淋漓尽致。


  多次回头看我同手同脚走得跟龟爬一样,他终于忍不住停下来吐槽道:“你可以再走慢点,我直接让老娘准备早饭得了。”


  “我,我尽快。”


  “你再龟爬,我扛你过去。”


  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也不好意思让他们等。”


  我小跑着凑到他身边,讨好般地冲他笑了笑。


  “平时不是挺能整活的吗?你不自信。”


  老易空出右手来牵我,他的指腹微微发凉,轻轻地捏了捏我的手背。


  “那到也没那么自信。”


  就这样我俩大手牵小手敲响了老易家的门。


  “是柯柯和Jackson吗?”


  开门的是老易的妈妈,声音中透着轻快与愉悦,老易的爸爸反而十分拘谨地站在一旁,看起来欲言又止的,紧跟着的小身影不用猜就知道是楠楠了,顶着他哥同款锅盖头,别提多可爱了。


  “叔叔阿姨新年快乐!”


  我将手中的礼物递给眼前两位老易生命中最重要的“老师”,看着他们一个笑得眼睛都弯了,另一个嘴角明显有上扬的弧度,想来两位应该是很满意。


  “你们快进来,外面冷。”


  易家兄弟俩关系特别好,刚见面两个人就并排瘫坐在沙发上开始掰手腕,压拇指。


  玩累了,相当有默契地翘着二郎腿晃啊晃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
  我从他们那张沙发背后突然出现,像变魔术似的掏了个红包递给楠楠:“楠楠,新年快乐呀!”


  “谢谢柯柯姐姐,你也新年快乐。”小男孩收到红包,两只眼睛都发光了,“柯柯姐姐你真好,不像我哥只会向我讨红包。”


  “诶,这我得澄清一下,爸妈每年给你的红包里可是有我的份的。”说着老易突然向我伸出手抖了抖,“我的呢?”


  “哥哥,你比柯柯姐姐还大呢,怎么还向人家要红包,不知羞。”


  “就是,要给也是你给我俩!”


  我和楠楠瞬间站在同一阵营,挑了挑眉,一起冲老易做鬼脸。


  小孩溜得就是快,野王一伸手,我瞬间被牵制住脑袋。


  “嫌弃我比你大,嗯?”


  “你松开,本来就是比我大你还有理了。”我拼命想把我的头从他胳膊里挣脱出来。


  每次都用这招,问题是我还次次都没躲过去。


  “对啊,我是大。”


  ……


  呵,突然就不敢动了。


  要吃饭了他才把我松开,去餐桌的路上,我从背后踹了他一脚屁股小声骂了一句“老流氓”,他轻笑了一下,说道:“彼此彼此,秒懂女孩。”


  饭桌上,老易和他妈妈拼命给我夹菜,他爸爸时不时会问一些关于我的问题。


  其实,不管是我妈妈也好,还是他家人也罢,担心的就那么一件事。


  我妈担心老易那么优秀,人家会看不上我。


  老易家呢,主要是老易这工作比较特殊,而我就一素人,担心我会有顾虑。


  这方面我和他表示一定会好好调节的。


  没了其他的担心,我们一下子就聊到了小时候的黑历史。


  老易有句话说得没错,我确实挺会整活的。


  他的黑历史基本是人尽皆知,于是我开始自爆黑历史,算是让在座的都笑得不行了。


  比如,拿着挂白色纸片的木棍引蝴蝶,蝴蝶来了,我丢下木棍就跑,因为还有一堆蜜蜂。


  放学不回家,跟小伙伴去公园里玩双杠,把裤衩子劈裂了。


  考试考烂了,自己学家长签名,最后被我妈拿拖把追着跑。


  ……


  不好意思,小时候不懂事,黑历史真的太多了。


  他们家有守岁的习惯,不过楠楠还小,就先去睡了。


  我们几个围在一起斗地主,我不会玩,老易就坐在我身边教我怎么打,到最后索性直接让他打,我就凑个热闹,随时给他们添茶水。


  因为北京禁放烟花爆竹,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,外面特别安静,只有电视里和手机微信传来一句句新年祝福。


  彼此说了晚安,我们洗漱完就回房间了。


  累了一天,再加上被窝被晒过之后暖洋洋的有一股太阳的味道,睡意瞬间就上来了。


  我强撑着开口:“小易小易。”


  “在呢。”


  “新年快乐。”


  “新年快乐。”


  17


  好不容易可以放长假,再加上老易接下来也没什么工作,我就直接飞北京去找他。


  他抱着我笑得合不拢嘴。


  “我好想你啊,本来我想去找你的,没想到你来找我了,我们这算是心有灵犀吗?”


  他说他很开心了,然后第二天一早就自个儿跑舞社去玩了。


  呵。


  老易的腿恢复得不错,除了一些特别高难度的动作不能做之外,基本和以前一样。


  也是太久没跳了,随他去吧。


  其实一个人在家也挺舒服的,看看小说刷刷视频,盖张小毯子躺在沙发上,醒了睡,睡了醒,一下午就过去了。


  迷迷糊糊听到开门的声音,应该是老易回来了。


  瞌睡还没醒,我呆呆地坐起来,眯着眼看着他。


  老易捏了捏我的脸:“你也就这个时候软软的。”


  “抱抱。”


  我像树懒一样,整个人挂在他身前。


  换平时我是不会这样的,更多是让他背我,虽然他表示根本不会有这种可能性,可我还是担心会不会伤到他的腰。


  是真舒服啊,我感觉头靠在他的肩上还能再睡一觉。


  不对,不能睡,他刚跳完舞是不是没洗澡。


  我松开环在他腰上的腿,就打算下来,他飞快地托住我的屁股,以为我要掉下来了:“乖,再睡会儿,我托着你。”


  “臭死了。”


  “什么?”


  好家伙,都破音了。


  “我说你身上一股汗臭味,诶诶诶,不许掐我痒痒肉。”


  “小没良心的,我一结束就赶回来陪你,还嫌弃我。”


  俩人体型差异太大,导致我只能被他按在沙发上挠痒痒。


  我挣扎了,我反抗了。


  “我,我错了。鼻毛!是鼻毛!我鼻毛臭,您可香了。”


  啧,不服。


  晚饭吃的是老易做的西红柿鸡蛋拌面,味道好极了,我感觉他以后要是不干现在这一行,开家面店也能大赚。


  “嘛呢,赶紧吃,面要坨了。”


  “我在想事情。”


  “先吃饭。”


  一般老易做饭,我就轮到洗碗。


  我洗好碗从厨房出来,坐在老易旁边的位置看视频,他拿着手机跟他队友打游戏。


  “你刚在想什么事情?”


  “就是,算了,不说了,我怕你听了要揍我。”


  “啧,那我就不听了。”他打游戏的手没停,表现得特别漫不经心,但我知道,他在装!就给我搁这耗着呢。


  行行行,我好奇,我话唠,我妥协。


  “我说。”


  “昂,听着呢。”


  “你的照片老是鼻孔对着我们,你是不是拍照之前扣过鼻屎。”


  “You have been slained。”


  “还有,虽然肯定不是,但是我老是感觉你有几张照片在冲人竖中指。”


  “First Blood!”


  “Double kill!”


  “Triple kill!”


  为什么不说话,为什么那么安静。


  他杀得超狠,击杀音效不断响起,让我产生了他把对方当做我在虐杀的错觉。


  我不敢说话了。


  一盘游戏结束,他把手机甩一边,然后敲了敲我的头。


  “我有时候也挺想知道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。”


  这时候,千万不能慌。来个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


  易烊千玺不喜欢粘人的,但喜欢他对象粘他!


  我凑过去给他来了一个沙发咚,飞快地吻了一下他的唇珠,伸手挽住他的胳膊,害羞地说:“我的脑子里当然装的都是你啊。”


  看着某人露出梨涡,嘴角都要飞到天上去了。


  谁开心了,我不说。


  18


  “如果可以,如果有机会,真想好好抱抱你。你就给我讲讲工作中发生的事,我会认真听的。如果很累,那我们就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,不说话,你靠着我就好了。”


  这是一次我跟老易视频的时候我说的话,那是自我俩在一起后第一次分开那么久。


  有大半年了吧,他一直待在剧组,而我因为疫情的原因不能乱跑,也就无法去给他探班。


  其实,我们两个人已经产生时差了。连能打上视频和电话的时间都很难凑出来。可我感觉这并没有什么,能跟他聊上天我就会很开心;聊不了,我就安安分分做自己的事情,期待和他的下一次谈话。


  我和老易的生命中不只有对方,但必须有对方。


  我可以在和他的微信对话框中自言自语,消息是早上发的,可能第二天凌晨他才可能看到,他不一定及时,但他一定会认认真真看完后,一条条地回应,然后再慢慢打字或者发语音跟我分享一些他遇到的事。


 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我,他很珍惜我们的感情。


  我也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,我很相信我们的感情。


  在我心中,他真的很优秀,遥遥领先得走在前头,我有时候总想让他等等我,但想了想,还是算了吧,他还是快快前进吧,我会努力追上的。


  “那你俩不会吵架吗?”我一个朋友问。


  说句实话,“易烊千玺能当我对象,跟他吵架我扇自己”这句话真的只能当做玩笑话,怎么可能不吵架。


  我之前也说我有本小本子,我会把我一些生气的点记下来,等他工作结束之后,跟他说明。


  每离开一个剧组他都会给自己放个假,要么他来找我,要么我去找他,我们会抽一天的时间待在一起谈心。


  谈谈接下来的规划,谈谈之前的总结反馈。


  谈心时间不宜过长,一天就够了。


  我性格比较活泼,平时就很闹腾。


  老易,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,脑子里都是天马行空的想法。


  而我希望的是自己能够使他展现出他最舒服的一面,当然是基于不破坏他自己小世界的原则上。


  他自己的世界就很有趣,不是吗?


  老易说,他下了戏最喜欢的就是打开我和他的聊天窗口。


  看着我把他当做树洞,当做备忘录,这让他感觉自己并没有错过我的日常生活。


  “喜欢演戏吗?”


  “喜欢。”


  “累吗?”


  “很累,有时候想逃。”


  “后悔走这条路吗?”


  “不后悔。”


  “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?”


  “等我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54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