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孩

微博ID:正易使者
一个兴趣使然的无趣梦女
才怪,我很有趣
应该吧

一起一起,这里那里 19

日常向段子

千我短打

⚠️ooc警告‼️

看得开心即可

浅更一篇,由于缺少经验,最近灵感也有些枯竭,更新比较慢,就更新那么一段,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灵感,明天应该会更,可能还挺甜的😝(我个人认为的可能甜🤔)


  19

  “崽崽。”


  电脑应该是摆在了床尾,我清楚地看见他倚着床头的靠枕,歪头摆弄着手里的相机,应该是在看最近拍的一些照片。


  “嗯?”


  “你今天有一点安静诶。”


  “还好吧。”


  “放平时你是又自言自语又哼歌的,我让你喝水你都不带喝一口的。”他放下相机看向我,“今儿个曲子也不哼了,嘴巴倒是能挂壶油。”


  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我仰躺着看着天花板,嘴里蹦出几个字。


  “说说?”


  ……


  老易将相机放到一边,等着我开口。


  我本来是不想说的,可在他的注视下,不知不觉就张口了。


  “今日的大冤种必是我柯某人。”我翻过身来趴在iPad前,离得镜头近近的,一脸菜样,要哭不哭的,“我觉得平时也挺照顾那个小伙子的,我对他又不差吧,他还挺让人失望的。”


  “就是你之前提过的你们办公室那个很有能力的小伙子?”


  “对。”


  “吵架了?”


  “也不算吵架,就上次放假前一天下午有个会,我不是请了半天假嘛,中午下班就走了,然后就让他和另外一小姑娘去开会,他居然没去还不请假,也不跟人家姑娘说一声。那次会内容还挺多,搞得那小姑娘心里都不舒服。”


  “嗯。”


  “然后这段时间事情也有点多,大家压力其实都很大,今天中午他和小姑娘差点吵起来,我这不得立马去劝架呀。私下跑去安慰完小姑娘后,还去找了老大那问问情况。”


  “然后呢?”


  他起身伸手把电脑拖到了自己旁边,示意我继续。


  “然后,我那个愣头青老大把他俩的聊天记录发给我了,那小伙子找他谈话了。”


  “他找你老大谈话的时候说你坏话了。”


  “差不多吧,说自己干的事情很多,忙这忙那的,说我还有空请假去找男朋友。真绝了,有意见可以直说啊。上次开会的事情也是,信息一出来他就可以说这个会今天去不了,那我又不会逼他说必须去,我肯定会去帮忙的呀。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后,我越说越委屈,越说越激动,“请假这么简单的事情说一声就好了,小姑娘打了他这么多电话,也不回人家一下。既然觉得我提前走人不行就直说嘛,我大不了跟你说一声先,把你鸽了嘛,我又不是为了男朋友就不工作的人!”


  “他只说了你吗?”


  他换了个姿势,侧躺着看着我。


  “唔,好像还吐槽了同组的其他人。”


  “那说明他不是针对你一个人。”


  “确实。”


  老易的刘海又长长了,已经遮住了他的右眼,他抿着嘴唇,露出来的左眼映着屏幕的光,却看不出神色。


  “大家各有各的难处。”


  “害,这个我知道,所以我也没去找他,就跟姐妹吐槽了一下。”我咧开嘴笑了笑,“他确实是事情繁杂,顶多是压力大心里挺不爽的,你肯定见过更恶劣的人,我就觉得反正事情不大就没想着跟你说。”


  “不用勉强自己笑的。”


  就这样我们之间隔了一段极其冗长的沉默,两人很有默契地不说话,就静静地看着对方。


  我看着面前的他:额前长长的碎发,感觉有点扎眼;下巴尖尖的,最近应该是瘦了;还有一点点胡青,配着粉唇,真想将他深深刻进脑子里,就怕错过一丝一毫。


  对面传来一声叹气,我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,立马开口:“能跟你聊聊天,我超级开心的,其他小事都洒洒水啦。”


  应该是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句,他眼中闪过错愕,想说的话刚到嘴边就觉得没必要说了,只好无奈笑道:“明明应该是轮到我安慰你了的。”


  “嘿嘿。”


  “你知道我要说什么。”


  “要在一起是我们两个人的决定,哪有你一个人道歉的。”


  他捋了捋头发,眉眼间是抹不去的内疚:“如果我能在你身边,我一定是你的第一个倾诉对象。开心也好,伤心也罢,我一点儿也不想错过。”


  “那你也要主动一点汇报情况的,某个优秀青年演员可别受了伤啥都不说,我还得上网才知道。”我有点哽咽,声音也开始沙哑。


  我常常担心他拍戏会受伤,可他不是逢人就提这种事的人。


 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自己的错,他就不会特别顺着你,特别倔。


  同样对于执着的东西,他在一定程度上,很疯。


  他,很有原则。


  但有时,这就成了我最担心的问题。


  可一看到他,听到他的声音,又好像什么事都没了。


  连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颗泪珠从我脸颊滑落。


  “呀,我一整天下来了,居然栽在了你这。”


  我把脸凑得更近,笑着让他看清楚。


  眼前这个满眼都是我的少年歪着头,眼眶也有点泛红:“这可糟了,怎么办才好呢?”


  “那我不管,你得好好想想。”我戳戳屏幕,像是在戳他的脸。


  他托着下巴,嘴角上扬,若隐若现的梨涡真是好看极了:“那就给你讲一辈子的冷笑话吧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3)